LATEST NEWS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在进步,可裁判却是越来越难当了

2019-09-11 16:18:05

  在足球世界里,似乎裁判只有挨骂的份。无论是从球员、教练到解说员及评论嘉宾,再到球迷们,裁判在人们的口中似乎就是个人人喊打的职业——我们几乎找不出一场大家挑不出裁判毛病的比赛。

  

  随着比赛的激烈程度日益加剧,裁判们的判罚难度也变得更大。即便有VAR的加持,他们的判罚依旧少不了争议。相反,有时候这种失误还会被先进的电视转播回放技术进一步放大,也会在赛中和赛后于国内外的各社交媒体平台进行广泛的讨论。从某种角度讲,这反倒令裁判做出果断的判罚显得更为难得。

  英超的裁判们自然也在饱受抨击的对象之列,作为全世界比赛节奏速度最快、商业化程度最高的联赛,英超的争议判罚不但似乎出现得更频繁,也被放大得更多。不用说英国本土的球迷们,国内的球迷们也曾为英超的裁判们起过诸如“神奇四瞎”之类的绰号来讽刺部分做出争议、失误判罚的英超裁判。

  英国著名媒体BBC最近就采访了曾有过5年英超主哨经历、本赛季前刚刚从英超退休的鲍比-马德利以及1998年世界杯决赛的助理裁判马克-沃伦,通过这些曾经在最高水平的赛场上执法的裁判,探求裁判们如何应对他们受到的辱骂等负面影响。

  在采访中马德利表示,有时候裁判们在球场上执法会感到十分孤独,自他在2013年正式成为英超裁判以来,球场上的情况还是一样复杂。不过从另一方面讲,他称他至少认为自己不会从球员和教练们那里感受到更大的压力,因为裁判们总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你无法同时取悦场内的全部22名球员。他认为裁判同时也自然会理解自己的判罚可能关系着教练被解雇、球队降级的问题。

  

  (图)马德利在本赛季退出了英超裁判的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马德利在上赛季执法了19场英超联赛,不过年仅33岁的他以个人原因为由在本赛季宣布离职。围绕他辞职的原因众说纷纭,以报道花边新闻出名的《太阳报》称他的离职与离婚相关,而《每日邮报》、《天空体育》等媒体则分析称这与他在社交媒体Snapchat上发布了一张侮辱一位残疾人士有关。不过在BBC的采访中自然没有问到这一敏感话题。马德利在离职前就已经选择定居挪威,表示自己很难离开足球的他如今在挪威的低级别联赛重新执哨。

  在谈到社交媒体的压力时,在马德利看来,社交媒体简直就像一个放大镜一样,它们令裁判的压力更大。随着转播、视频分析技术的发展,人们的关注焦点不再仅仅是进球了,因此裁判们有时会不自觉地成为比赛的主角。

  此外,看似大心脏的英超裁判们也是需要心理医生的。被嘲笑、辱骂、诟病、抨击成为了裁判们的日常,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始终能够做到保持镇静。对此两位裁判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图)在出现争议判罚时,裁判们需要镇静、平和地向球员们解释判罚的原因,并隐藏内心的一切波澜

  马德利称裁判们有时候会在做出判罚之后从球员、主帅以及现场球迷的表现中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错,但他们还是会鼓起勇气继续工作,尽量不让负面因素影响自己。而参与执法1998年世界杯决赛的沃伦在回忆那场终极较量时表示,整个裁判组都感到精神极度紧张。他称在那样一场重量级的对决中他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整个人都完全专注于比赛的进程中,甚至忘记了其他事物的存在。

  从学校球场上的比赛,再到约球、半职业赛事乃至最高顶级的赛事,我们参加比赛或是作为观众的过程中自然经历过各种误判。即便是在裁判领域的佼佼者们也少不了失误。

  不妨举两个世界杯中的英国裁判的著名误判案例:2010年世界杯决赛,著名裁判霍华德-韦伯忽视了对哈维-阿隆索使用“功夫”的德容,没有对其出示红牌;2006年世界杯小组赛,主裁判波尔令人颇为费解地在向克罗地亚队后卫西穆尼奇出示了3张黄牌后才将其罚下。而在英超赛场上也不乏主裁判马里纳将张伯伦认作吉布斯并将其罚下的“智熄”操作。

  球场上的误判可谓层出不穷。争议的进球、点球、越位等则更是常见。在现代足球不断发展,日渐激烈的情况,裁判直接判罚难度也在加剧。沃伦在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表示,比赛规则的改动也应该从裁判的角度出发。

  沃伦举了越位规则的例子。在他看来,足球规则是为了让比赛变得更加开放,而一名边裁在比赛中要始终与球队的倒数第二名防守球员保持平行,从而以更好的角度界定越位问题。

  但是问题也就随之而来:如果一名明显处于越位位置的前锋没有参与到球队的第一次进攻中,但他会在此后参与攻方的第二波攻势,那么裁判们就需要经受一番不小的考验,必须要迅速、缜密地分析好他是否越位。

  

  (图)“马茜姐”的工作没有部分球迷想象的那么轻松

  沃伦在采访中没有给出具体的修改建议,但是他的想法也不无道理。只是对于比赛进程中情绪亢奋的球员、教练、球迷乃至解说员和评论嘉宾们来说,不利的判罚显然他们是不能容忍的。

  当你成为误判的对象时,你会感到委屈,难以理解——有的人会忍气吞声,有的人甚至还会破口大骂;而当你作为观众,看到自己心爱的球队遭遇误判时,你会抱以嘘声,大声斥责,会听到全场观众爆粗高呼“裁判是傻X”,你也能够在赛后刷各类社交平台时看到各种侮辱裁判的言论,有时甚至也会自己添上一句。

  那么裁判的感受又是怎样的?

  相关阅读:【球员在敌视,球迷在侮辱,谁能了解裁判们的真实感受?】

  马德利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表示,裁判们在犯错的时候通常也会有剧烈的情绪反应,他们也会感到十分伤心。或许很多人都认为裁判们哪怕是执法完一场出现失误的比赛后也会一边开着车一边哼着小曲,悠闲自得地回家。然而情况却截然相反。裁判也是普通人,他们会意识到自己的业界名声因此而受损,也会为此而伤心。每个人都不希望做出误判,对任何人造成负面影响。

  此外,他还谈到了在比赛过程中意识到误判后的问题。业务能力强的裁判会尽量不让这类问题在比赛进行中影响他们的判罚,把它放在一边。这是一种类似于雪球效应的事情。如果你在比赛中始终无法摆脱阴影,那么你就很容易陷入恐慌,并在接下来连续犯错,越吹越糟。

  

  (图)对于裁判而言,他们在比赛中没有喘息的机会,即便意识到自己犯错,也必须要保持向前看

  面对这类心理问题,负责管理英超裁判的职业赛事官员有限公司(PGMOL)不但邀请了体育心理学家的帮忙。

  值得一提的是,沃德来自于足球世家,他本人也曾作为门将效力于卢顿俱乐部,只是因为伤病问题在26岁便宣告退役。也正是退役前后的生活令沃德更能感受到体育参与者的不易,心理课程的客户不止足球裁判,很多运动员也会接受这方面的课程,从而更好处理自己退役后的生活。

  沃德表示,这项课程对于那些像英超这种高水平赛事中的参与者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希望能够通过相关的项目帮助体育参与者们更好地感知幸福感以及自身的进步,从而对这些受到过心灵创伤的人们以积极的心态生活。

  马德利的英超执法首秀是2013年4月西布朗维奇3-0战胜南安普顿的比赛,当场比赛他以果断、正确的判罚共计罚下了3名球员,不过一切并非总是一帆风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裁判们不但会在比赛现场受到来自球员、教练、现场球迷的辱骂,还会在电视转播中遭到如今身为评论嘉宾的前职业裁判的诟病,更是会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受到网络暴力。

  

  (图)PGMOL禁止裁判建立个人社交媒体账户,其初衷旨在保护裁判 | 图片来源:Unsplash,Thought Catalog

  在马德利看来,他能够理解球迷们愤慨的心情——如果某位裁判出现了一次失误,那么他肯定会在某些球迷们的心中成为整个世界最低级、最无知的裁判。但是他不希望球迷们对裁判们进行过分的攻击和咒骂。

  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有的球迷甚至会在网络世界里留言称,真希望这个裁判的房子着火,他和他的家人们全都在里面出不来。这就未免太过分了。马德利认为,足球场上的错误不应该被如此咒骂。

  英超联赛的裁判不能使用社交媒体账户来为自己的执法做辩护,如今离开英超的马德利会在推特及脸书上读到某些极端的球迷们用极为粗鲁的语言攻击自己以及其他裁判的言论。

  不过禁止裁判建立社交账户的规定并非全然是坏事。

  管理者们的初衷也是为了尽量让裁判们免受社交媒体上的负面影响,这是出于心理方面的原因,PGMOL方面的心理专家也会在裁判们回家的路上与其进行心理疏导,但马德利认为最有效的方式还是与同事间的电话交流。

  马德利称,裁判们自然能够在回家后与家人、朋友诉苦,然而这些人并没有经历过你的遭遇,他们也无法感受到其中的那种压力。至少从他个人的经验看,与同事沟通有着极大的益处。他在回家路上总会与六七位裁判聊一聊,缓解一下压力,彼此鼓励对方。

  

  (图)英超将在下赛季正式应用VAR

  下赛季,英超就将引入视频助理裁判系统,这项技术此前已经在包括世界杯、欧冠等重要赛事有过登场,在英国本土,它也于足总杯的赛场上有过亮相。VAR的设立初衷就是为了减少诸如进球、点球、直接红牌、犯规球员等关键领域的误判问题。

  然而这并非意味着裁判们的压力就会消失,我们此前已经在很多应用VAR的赛场中见证了围绕其中的争议。比如说,由于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有的球迷认为VAR方面传递出的信息就应该是当值主裁判的最终判决,然而实际上主裁判有权选择看或者不看VAR,也有权进行否定;在犯规的判定、解读方面也有着门道,裁判们自然会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当然,在这些判罚中,由于人为因素不可抹灭,因此其中的争议也就不会消失。

  马德利举了欧冠1/8决赛曼联客场3-1战胜巴黎圣日尔曼的比赛中,曼联边卫达洛特在比赛最后阶段的射门打在中卫金彭贝手臂上的案例。在他看来,如果让一群专业裁判对于这个犯规做判罚的话,认为应该判罚点球和认为不应判罚的人数应该是五五开的。

  而马德利还表示大多数主裁判很可能倾向于信任VAR的判定,因为他们在重新回看犯规的过程中往往也会感受到球场内外的巨大压力。

  在曼联1-2负于狼队的足总杯第6轮比赛中,当值主裁判阿特金森一度向曼联中卫林德洛夫出示红牌,然而当场比赛的视频助理裁判卡瓦纳表示应该只出示黄牌,随后阿特金森进行了改判。

  

  (图)足总杯已经于本赛季开始推广VAR

  马德利称,如果阿特金森在回看录像后依旧维持原判,那么他就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不仅仅是来自于球迷的,也来自于两位裁判间的观点出入。

  裁判的世界并非总是如球迷们想的那么悠闲。作为球场上的黑衣法官,他们不但有自己的职业素养和自尊,也有自己的至高追求。愿球迷们对裁判们能够多一份理解、尊重,以更平和的角度、更享受足球的心态来欣赏这项美丽的运动。

  视频:主裁和VAR沟通全过程录音曝光:争议进球是这样判定有效的

  文章信息来源:BBC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 400-028-3388